<address id="l9v7z"></address>

<address id="l9v7z"><listing id="l9v7z"></listing></address><sub id="l9v7z"><var id="l9v7z"></var></sub>

    <address id="l9v7z"><listing id="l9v7z"></listing></address>

    <sub id="l9v7z"><var id="l9v7z"><ins id="l9v7z"></ins></var></sub><sub id="l9v7z"><dfn id="l9v7z"></dfn></sub>

    <sub id="l9v7z"><var id="l9v7z"><ins id="l9v7z"></ins></var></sub>

    <sub id="l9v7z"><delect id="l9v7z"><output id="l9v7z"></output></delect></sub>

    <address id="l9v7z"></address>

    <sub id="l9v7z"><dfn id="l9v7z"><output id="l9v7z"></output></dfn></sub>

    <address id="l9v7z"></address>

    姚安縣人民政府歡迎您!
    首頁> 新聞   > >  部門
    淺談“非遺”傳承中的人才困境與出路
    來源: 姚安縣文化和旅游局 | 訪問量:1157 | 發布時間: 2021/12/28 15:55:11

    姚安縣非物質文化遺產豐富多樣,是遠近聞名的歌舞之鄉。2008年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的《姚安花燈戲》《姚安壩子腔》《彝族梅葛》是其中的主要代表。這三大“國寶級”民間文化藝術,是姚安文藝界的殊榮,是一代又一代歌舞藝人們執著堅守傳承發展的藝術結晶,是多年來政府積極引導、藝人艱苦努力、群眾廣泛參與的共同結果。進入國家級“非遺”保護名錄的姚安花燈傳承人昝方才、姚安壩子腔傳承人劉彩菊、彝族梅葛傳承人郭有珍,德藝雙馨,技藝精湛,既是傳承者,又是民間藝人學習的榜樣。進入省級“非遺”保護名錄的8人、進入州級“非遺”保護名錄的19人、進入縣級“非遺”保護名錄的196人,都在各自的藝術領域里默默堅守,一方面勤學苦練,一方面培養新人。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便形成了姚安歌舞藝術的中堅。沒有他們的無私奉獻,沒有他們的藝術追求,沒有他們的執著堅守,“花燈之鄉”“梅葛故地”的美譽將不復存在,姚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也就無從談起??梢?,傳承人很重要。擁有足夠數量、不同梯次的傳承人隊伍更重要。

    就目前來看,姚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數量可觀,門類齊全,隊伍龐大,傳承展演活動能正常開展。但仔細分析,短板也非常明顯:30歲左右的傳承人屈指可數。并且這為數不多的傳承人中,外出打工者居多,只能在春節返鄉期間參加一些傳承展演活動,因而技藝提高不快,甚至于有少數傳承人因生計所迫無心演藝而慢慢淡出隊伍。這是一個潛在的危機,如果不未雨綢繆,十年二十年以后,姚安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將面臨青黃不接后繼乏人的困境。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也許某一天,當現有的這些傳承人熬過自己的生命周期,“花燈之鄉”“梅葛故地”的美譽也就消失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之中了。

    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可能面臨的后繼乏人,缺少可持續性,這既是一個老問題,也是目前很多地方在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中面臨的問題。這是一個困境,即便是歷史文化沉淀久遠、民間歌舞根基深厚的姚安,也不例外。

    以姚安花燈的傳承為例。

    回望姚安花燈的發展歷程,從萌芽、產生,再到興盛、低迷,均與花燈藝人(傳承人)的多寡有關,與營運花燈的燈社或演出團體的多少有關。

    姚安花燈,是云南花燈家族中的一員,源于明朝?!睹駠Π部h志》記載:“明初平滇,洪武十七年(公元1384年)移中土大姓充實云南,自此以后,或以軍屯入籍,或以商、宦遷入……”漢族移民的進入,不僅帶來了先進的生產技術,同時,還帶來了五花八門的歌舞表演藝術。這些歌舞表演藝術進入姚安后,與當地的民間歌舞相互影響相互融合,歷經明、清兩朝,最終派生出一種新的歌舞表演藝術形式,即后來的姚安花燈。清末到民國,姚安花燈演唱在民間達到鼎盛,燈會遍及城鄉各地。解放前夕,有古廟古祠戲臺23個,花燈燈會41個。即便是彝漢雜居的深山老箐,也出現了諸如石者大村花燈會、河底村花燈會、大梨樹花燈會、小苴花燈會、大苴花燈會、者樂大村花燈會等民間藝人表演團體。遺憾的是,盛及一時的姚安花燈,卻不被官方的主流文化所認可。直到解放后,人民當家作了主人,植根于民間土壤的姚安花燈才煥然一新,從民間舞臺走上官方舞臺。1956年,成立了姚安縣花燈劇團。以后,在花燈劇團的專業引領下,公社大隊兩級均成立了民間文藝表演團體(宣傳隊),縣級農村業余文藝調演成了常態化,上州進省赴京演出連年不斷。其中,姚安花燈標志性節目《小邑拉花》跳進了中南海,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會見。這是姚安花燈繼承與發展、傳承與保護的黃金時期,也是城市鄉村男女老少唱燈觀燈最活躍的時期。以此作為開端,全民崴花燈唱花燈蔚然成風,姚安花燈的傳承發展步入了快車道,民間花燈表演藝術也逐漸趨于專業化,達到了一個更高層次的藝術表演水平。改革開放初期,縣花燈劇團人材濟濟,送戲下鄉從不間斷。與此同時,縣農民戲劇組應運而生。農民寫,農民演,演農民,演給農民看。這種集創作、表演為一體的民間花燈表演模式,一時傳為美談,受到各級各部門的支持和鼓勵,這在一定程度上也助推了花燈的普及與提高。

    隨著改革開放的大踏步前進,人民群眾的物質文化生活水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人民群眾的文化生活、娛樂方式不再單調,而是出現了多元化,有了電影電視綜藝節目以及手機快手、抖音等各種各樣的選擇。換言之,幾十年如一日的花燈表演藝術形式受到了收錄機電視機電腦手機等網絡媒體的沖擊。這是社會發展的趨勢,也是花燈表演藝術的宿命。面對新媒體,面對豐富多彩的文藝節目,我們沒有理由拒絕,也不可能為了花燈的傳承保護而進行干預。我們能做的,就是調查研究,摸清家底,查找問題,解決問題。解決問題的途徑,就是在《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條例》以及相關政策的框架內,創造條件,建立健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機制,穩住原有的花燈藝人,同時吸引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傳承人隊伍中來,讓花燈薪火相傳,避免成為挽歌,成為絕唱。

    事實證明,姚安縣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方面,工作上是卓有成效的。一是通過普查,完整記錄了講述者、傳承者或表演者的技藝技能和相關歷史情況、人文背景及相關的數據。同時,通過文獻調查、實地調查和錄音、拍攝照片、錄像等多種方式方法,摸清了家底,掌握了第一手資料。二是對全縣的“非遺”資源進行了認真的梳理,確定了申報工作的重點,并按要求完成了逐級申報工作。三是大力宣傳《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條例》,通過座談會,印制宣傳標語和文藝演出等形式,廣泛宣傳非遺保護的重要性,增強全社會的保護意識。四是篩選項目,加大資金申報力度。并將爭取到的資金,全部用于非遺的保護工作。五是加大培訓力度,不斷提高傳承人的技藝技能。通過各種各樣的培訓,通過聘請省、州專家和當地老藝人現身講授教學,在提高傳承人演藝水平的同時,還掌握和發現了一大批優秀的民間文化傳承人,也涌現出了一大批基層文化工作骨干和民間藝術的傳承人,為“非遺”的傳承發展發揮了積極作用。六是進一步拓寬縣農戲組的活動空間,與市場接軌,實現創作與表演相結合。2004年,在農戲組和徐官壩文藝隊的基礎上,成立了縣農民戲劇家協會。時至今日,農戲協除了擁有自已的創作和演出團隊外,還負責聯系著40余支農村業余文藝演出隊。七是進一步深化文化體制改革。2012年,姚安縣花燈劇團劃轉成立為姚安縣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展演中心(簡稱姚安縣非遺中心),定編14人。在劃轉成立非遺中心后,為積極探索文藝演出市場化運作的路子,2013年,依托中心,成立了姚安荷苑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八是通過開展對外交流演出,打造姚安花燈品牌。以2020年為例,送戲下鄉103場,參加縣外演出6場,參與拍攝新媒體短視頻若干個。

    事實也同樣證明,隨著全球化、現代化進程的加快和各種各樣新媒體的出現,人們的文化生活方式也發生了根本性改變,姚安花燈的生存空間正遭受著前所未有的擠壓。除中老年群體仍對花燈情有獨鐘外,崴花燈唱花燈的年輕人越來越少。究其原因,一是將業余文化生活時間給了手機給了電視,被眼花繚亂的網絡、綜藝、選秀、快手、抖音所占據。二是缺少學習花燈演唱的動力,除提不起興趣外,就是感覺沒前途,沒經濟效益。

    所以,“非遺”傳承,一定不能滿足于現狀,不能被眼前的熱鬧陣勢所麻痹,要有長遠觀點,注重年輕一代傳承人的培養,研究和探尋切實可行的措施,破解“非遺”傳承人后繼乏人的難題。

    一要樹立傳承人是第一資源的觀念,在發現和培養青年傳承人方面下功夫。通過扶持農村業余文藝演出,通過持之以恒的送戲下鄉,搭建花燈藝人施展才能的平臺,鞏固觀眾群,提高“燈迷”們的參與積極性,并從中發現和培養傳承人。二要進一步加強民間藝人的保護和扶持力度。對有貢獻,在網絡快手、抖音等平臺上有影響力的民間藝人,要在生活上關心,并通過經濟補助或獎勵等形式進行扶持。三要依托農戲協會,進一步加大扶持力度,提高對農戲協會文藝產品的購買力,鼓勵協會發展年輕會員,鼓勵協會發現和培養青年傳承人。四要進一步強化政府在“非遺”文化傳承方面的主體責任,不斷加大對縣“非遺”中心的支持力度,通過合理的分配機制和招聘機制,吸引人才,尤其是青年人才。比如,改變單純以“人頭費”撥款為主的投入方式,實行政府采購、獎勵、演出補貼等形式進行扶特。設立文化藝術發展基金,對優秀文藝作品和優秀藝術人才給予獎勵,對藝術精品創作和藝術人才培養創作給予扶持。建立舞臺藝術從業人員退役保障機制。針對藝術表演人員“從業早、舞臺青春短、轉崗難”的特點,按相關政策,可以轉崗或辦理提前退休。放寬“非遺”中心藝術人才招聘條件。不拘一格選拔和使用藝術人才,對獲得國家、省級專業藝術比賽大獎的優秀藝術人才和具有特殊才藝的民間藝術人才報考,放寬年齡、學歷、專業等條件。通過財政經費支持,在全縣范圍內挑選一批專業基礎好、有培養潛質的青少年送到中央民族大學、云南藝術學院、省藝校等專業院校培養學習,學成回來錄用到縣非遺中心工作。(魁劍)


    bob体育APP|官方下载-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